正品蓝导航永久地址大全 tray.tk,正品最全面蓝导航网址,正品蓝航福利导 ay0j6.tw

  • <button id="hs0g0"></button>

    <button id="hs0g0"><b id="hs0g0"><samp id="hs0g0"></samp></b></button>

    1. <li id="hs0g0"></li>
      1. 您現在的位置: 河大新聞網  >>  原創美文  >> 正文 選擇字號【

        歸鄉謠

        【新聞作者:魏安妮  來自:  已訪問: 責任編輯:劉旭陽 】

        當那依稀的笛聲響起時,正值黃昏,月亮將將升起的時候。

        “西風殘照,漢家陵闕?!蔽夜o了外套,走在城郊的小路上。四下無人,沒有車馬,沒有屋房,只有一片薺麥青青。城郊的天是很空闊的,斜陽殘照,西風長逝,拂過路旁低矮的薺麥。我走在夕陽里,看著我的影子在身前被拖曳得很長,一旁是千年前的城墻。

        夜幕很快降臨,蒼穹自東邊始暈染了墨色,斜陽殘照時那一抹奇異的微光在城墻上一拂,很快便彌散不見了。

        我走在田間阡陌上,穿過晚霞與夜幕交錯的瞬間。四下闃寂無聲,只有長風萬里,穿過歷史的長廊,在我耳邊嗚咽。

        漸漸地近了,那片斷壁殘垣,那片黃土肅殺。

        “陌上相逢否?”我曾來過這里的,以一種朝圣者的姿態,來到這片歷史的廢墟———漢魏洛陽故城。

        我第一次來到這里時,甚至可以說是失望的。那時的我不知從哪里聽說了洛陽城東有這么一片歷史的遺跡,硬是纏著父親帶我前來。父親拗不過我,驅車帶我到了這里。在我心中,所有城墻都應該是像北京八達嶺長城那般,高大雄渾,佇立北望,便可看盡塞外風光。而眼前的漢魏洛陽城墻,遙遙望去,不過是一方低矮的土墻,突兀的矗立在農田之中。

        我確實很失望,但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,我小心翼翼的同父親穿過田野,來到這方城墻之前。離的近了,才發覺她實在是佝僂的厲害,爬山虎攜著經年風霜在她面上銘刻出深深的皺紋,荒涼兵燹肆意在她身上作畫,描畫出滄桑的疤痕。

        在跟隨父親爬上去的時候,我笨手笨腳,不小心一腳踏入了農人用來灌溉的溝渠中,春寒正料峭,我頓覺涼意刺骨。父親無奈,只得把我抱了上去,脫下鞋襪,掛在一旁的枝丫上,任春風吹干。我與父親并排坐在城墻上,聽風拂過腳下的麥田。

        有那么一瞬間,我似乎意識到了她不同于長城的美。

        而今的我已經可以毫不費力的爬上這方城墻了,農人用來灌溉的溝渠在曾經的我眼里是那么的寬,如今看來竟是我一步就能跨越的了。

        我坐在城墻上,就像當初和父親那樣。我坐在城墻上,看著月亮高高的從對面升起來。

        “隴頭明月迥臨關,隴上行人夜吹笛?!钡崖暿窃谶@個時候響起的,流淌在獵獵秋風里。我曾見過阿拉善騰格里沙漠中天的玉輪,也曾見過麗江玉龍雪山背后皎皎如銀的望舒,亦曾親面“隴頭明月迥臨關的盛景”,但我不曾在任何一個月夜聽到過笛聲。

        我坐在城墻上,看月華如洗。我看向風的盡頭,不見高樹,不見群山,只有空闊。笛聲清越,兼之身處張樂之野,長風遠韻,人世陵囂之氣,在此淘汰俱盡,城頭的月亮好像離我很近,又好像離塵世很遠。

        而在不過幾里之遙,有一片歷史的廢墟在月光下長眠。

        漢魏洛陽宮城遺址,那里我也是去過的。

        當我第二次來到這里的時候,那里早已被高高的鐵絲網圍起,以便考古發掘。我早已忘了我第一次來的時候為什么沒有注意到這里,我只記得那是一個夏日,天氣很熱,我站在鐵絲網外,看著冰冷的鐵絲映著日光。

        也許是考古人員的疏忽,鐵門沒有關緊,門縫很大,鬼使神差一般,我鉆了進去。正值晌午,里面沒有一個人———想來是我誤打誤撞,正好撞上了考古人員休息的時間。

        穿過一片蒲葦韌如絲,我走近了曾經入宮的官道。我不是什么考古迷,歷史也不好,我不知道閶闔門的下一道門叫什么,不知道永始臺應該是我腳下的哪一片土地。但我還是來了,為著我兒時漫長而隱約的夢境與向往,我來到了這里。我一點一點看著漢魏洛陽故城的所有,觸目只有破碎的磚塊和殘存的地基。我傾盡目力,只愿重建一個空中樓閣。

        多少亭臺樓閣,曼舞笙歌,這時全部成為過往煙云。繁華過后,是局內人無法抑制的荒涼。整個世界都分崩離析。一切的一切,所有的所有,不過癡人說夢。過去看書時,或許也有隔著薄薄的紙頁去緬懷,去惋惜,但此刻真真切切站到這里,看著滿目荒涼,只覺過往繁華盡數傾塌為腳下塵埃,只有一種想落淚的沖動。

        “人生居天壤間,忽如飛鳥棲枯枝?!?/p>

        天空有鳥兒掠過。

        握不住,留不住。

        我第一次來此,是出于好奇,使我在同學們面前好有吹噓的資本。

        我第二次來此,是為了魏文,草木搖落,逐那千年前的清商。

        我第三次來此,是為了三國,征伐廝殺,江山畫卷千里在我腳下展開錦繡。

        羅伯特·洛厄爾在《漁網》中寫道:“詩人青春死去,但韻律護住了他們的軀體?!彼麄兯廊?,長眠于地下,歸于幻滅,縱成黃土一抔,猶聞白骨墨香。

        “他們在緩緩展開的長長畫卷中?!?/p>

        “他們在燈火飄搖的青史演義里?!?/p>

        他們……是不朽的。

        而我此次來此,是為了回家啊。

        “誰家玉笛暗飛聲,散入春風滿洛城?!倍翊猴L已逝,秋水方生,露水洇濕衣角,甚至結出小小的霜花。不知是誰一曲清笛吹徹長夜,五音凜冽,吹斷水云閑,“此夜曲中聞折柳,何人不起故園情?!蔽抑@笛曲絕不可能是千年前的《折楊柳》曲,但其中所蘊思鄉之情,想來同千年前無二。在開封上學時,每逢明月夜,月光長長,似乎夢也要做的很長才能堪堪觸及百里外的故園。而今我終于逐著練練月華,回到了我心心念念的故鄉。

        錄入時間:2019-06-13[打印此文] [關閉窗口]

        熱點新聞

        正品蓝导航永久地址大全 tray.tk,正品最全面蓝导航网址,正品蓝航福利导 ay0j6.tw